第 3 章 (第1/2页)

罗云楹哪会不晓得陈妈妈的意思,一直以来,陈妈妈经常擅作主张的帮助她决定任何的事情,这次也是如此。陈妈妈这话的意思是让罗云楹给个拒绝的话,然后自己就好去拒绝罗家二姑娘了。罗家二姑娘性子有些火爆,方才肯定是不顾陈妈妈的意思硬闯了进来的。罗云楹想起记忆中那个经常护着她的妹妹,心头也不仅有些发软,想了想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过去见见妹妹。红秀,你去上壶好茶,我陪嫁的过来的应该有几罐不错的茶,你去库房找找看。”又转头看向陈妈妈,“陈妈妈,你把库房的锁匙交给红秀吧。”

“是,大奶奶。”红秀笑眯眯的应下,麻溜跑到陈妈妈面前,“陈妈妈,库房锁匙给奴婢吧。”

陈妈妈顾不上惊讶,慌道:“大奶奶,就不麻烦红秀了,老奴亲自过去取些茶叶出来就是了。“说罢,就打算急匆匆的离开了,脚都已经跨出了房门,罗云楹突然叫住了她,“陈妈妈,我让您把库房的锁匙交给红秀,这事儿让红秀来做,您身子骨不大好,去房里歇着就成了。”不容置疑的语气。她是真的有些怒了,虽知晓罗云楹在众人面前是何等软弱的样子,可她不是真的罗云楹,她做不到让一个奴才爬到她头上来作威作福的。

红秀和陈妈妈心中震撼,看见罗云楹的眉目已经带着不满了,两人觉得惊讶,却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。泥人都还有三分血性,更何况活生生的一个人,忍不住了有些转变也是正常的。

陈妈妈终究是不敢在当着罗云楹的面拒绝了,只说带红秀过去库房。等两人出去,罗云楹去了偏厅,刚进去就瞧见一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姑娘坐在里头,那姑娘抬头看见罗云楹,急忙起身飞奔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罗云楹,她道:“大姐,你没事吧?”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,“前些日子你去给姐夫送行,我也见不着你,你……你如今……”

罗云楹觉得有些奇怪,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真正的罗云楹,可是在看见这姑娘,她心中还是止不住的柔软了起来,就跟每次看见大哥郑帛远的感觉是一样的,她总觉得这就是血缘的牵绊,割舍不断。她晓得她现在不是罗云楹,也不是郑帛玉,而是两个人,两个人的感情她都有,都一样的割舍不断,这也知道这罗云楹的感情是因为身体的原因,她占据了她的身体,也就打算替她好好的照顾这个妹妹了。

她伸手拍了拍罗云锦的肩膀,“二妹,莫要难过了,我无事,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说罢,牵着罗云锦过去坐下。

两人坐下,罗云锦拉着罗云楹的手不肯放下,仔细的打量着她,没一会眼睛就红了,“大姐,你又瘦了,大姐,你……你不能在这样下去了,你必须振作起来,你在宋家没有活路的,大姐,咱们回侯府去吧,你连洞房都没入,不能白白的守活寡,我们回去吧。不管如何,母亲始终不敢把你怎么样的。”

想回武安侯府哪有那么容易,武安侯夫人不会同意,宋太太更加不会同意,她想离开宋府,必须有个契机才行。她扶住罗云锦的肩膀,正色道:“傻妹妹,我已拜过天地,就是宋家的人了,岂有这么容易回去侯府的,这话莫要乱说了。不过妹妹放心,我如今已经想明白了,不会再和以前一样糊涂的,你在侯府要好好听母亲的话,哪怕是表面的温顺都成,你的性子要改一改了,你的婚事总归是要她做主的,就算为了以后也要忍耐,现在的忍耐是为了以后更好的日子,可知晓?”

罗云锦有些震撼的看着自家大姐,接着就有些心疼了,性子温软的大姐都被逼成了这般样子,大姐该经历了什么啊。她点了点头,紧紧的抓住罗云楹的手,“大姐放心,我晓得该怎么做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重生之我是大空头 [头文字D同人]秋名山车神重生了 重生后我还是摆脱不了大佬 重生后我上了清华 穿成炮灰工具人 我不想当京城表小姐啊!! 七零年代之氪金养媳妇 抱错假少爷团宠而不自知(穿书) 花心男主的备胎我不当了(重生) 从婴儿车里醒来后 良臣不可逑 妃一样的公主 张居正 宫花红(全四册) 带着商城穿东晋 我在古早文里拆cp(快穿) 养猪汉的寡妇妻 少女的审判(重生) 虐文主角不许我哭(穿越) 我把位面系统上交国家(重生)

关闭